脆饼

密切关注中老年人的幸♂福生活

【jojo同人】【卡兹xDio】杀时间。

卧槽!!卡屌好!好好好!

七七七七叽叽叽:

时间线不明的Au。


我脑洞终于还是跟不上手速orz……本来打算好好写,后来它就变成了一堆段子。


——————————


  1




   从海底捞上来的棺材看上去非常的精致和结实,镶满了贵重的金属和宝石。它们的颜色已经染上一层海水锈蚀的痕迹,并覆盖上一层厚厚的水藻、珊瑚和甲壳类生物。棺材被牢牢的锁死了,看上去像是禁锢着什么神秘危险的东西。




  站在所有生物顶端的卡兹大人对此兴趣不是很大,每天慢慢的从棺材上找藤壶和牡蛎吃。




  卡兹的生活节奏非常慢。




  所有已经达到自己人生目标的永恒生命大概都是如此缺乏人生动力。他们接下来要应对的敌人是漫长的时间。




  “站在生物的顶端,支配一切”,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低等生物的创意们往往贫瘠,这世界上有趣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新鲜事物和好奇心在长久的岁月中变得弥足珍贵。他打算吊吊自己的胃口,过几天在考虑把棺材打开的事。




2




  在棺材里休眠的dio最近每天都会被一阵类似于指甲划破黑板的声音吵醒。这让他牙齿打颤,毛骨悚然。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等对方一打开棺材,就立刻干净利落的将其杀掉,作为重返世间的第一份祭礼。然而打捞上他的人,不管是谁,似乎完全不好奇里面装的什么。这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外。但是在确定好外面的情况之前他不想轻易冒险打开棺材。




  棺材外的人一直沉默不语。终于有一天,那持续的、有规律的噪音终于把他的耐心完全消磨殆尽了。




  “wryyyy……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儿!”他声音沙哑的说。这是他百年来说的第一句话,声带被证明恢复得还不错。




  “我了解你的感受。”外面传来一个百无聊赖的男人的声音,“当我还是一颗星星的时候,我经常听见愚蠢的人类向我许愿。”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太对。这是被捞到疯人院里了吗?dio的思考暂时短路了。




  “什么人?”dio问道。




  “我叫卡兹。是这个世界的神。”对方言简意赅的回答。




  看来真的是被捞进疯人院里了。dio在心中肯定了这个答案。


  




3




  “想想吧,dio。当你戴上石鬼面的时候,有没有好奇过这样巧夺天工的神器、这样机巧精美的造物究竟出自于谁的手笔?有没有好奇过吸血鬼,这种高于人类的生命体诞生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




  “你现在可以好奇一下。”




  “那么久远的事谁会记得?我只觉得做工真是丑爆了。”




  “我要生气了。”




4


  


  “怎么说呢。通常来讲,吸血鬼是我的面包。不过你对我来说,就像是猫一样。”卡兹懒洋洋的倚着棺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挖着上面的牡蛎和藤壶吃,“虽然猫肉也可以果腹,然而还是毛茸茸的样子比较有乐趣。”




  “那你是什么?铲屎官?”Dio冷笑到。




  和低等生物交谈,有时候必须强迫自己把智商降到和他们同样的水平,而有时候他们就会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卡兹不太喜欢这样,他换了一种比喻。




  “可现在我觉得我是猫,而你是我的鱼罐头。” 




  卡兹说着,还真的变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他自娱自乐的喵喵叫了一会儿,手指突然抵住棺材锁孔,所有的关节和皮肉全部断的细碎,顺着细小的缝隙挤了进去。




  棺材大大的震动了一下,里面传来吸血鬼惊讶的叫声。




  卡兹在棺材里乱摸一气。他摸到了冷冰冰的身体,然而那不是吸血鬼的身体;他摸到了dio的脸,这会儿是他了。卡兹的手指探入唇间摸了摸他的尖牙——dio咬了他一口,锋利的牙刺破了一点皮肤。




  “啊。喵,这个鱼罐头看起来还没除刺。”卡兹把手抽回来,舔舔自己的手指。




  


5


   卡兹的高智商主要表现在强大的学习能力和分析能力。这同时也意味着,当掌握了一件事物的规律后,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失去了吸引力了。好在dio是个比较离谱的人,他的言行通常没什么规律,也不太容易被看破。


  


  “难以置信的是,我们已经在这里讲了两小时废话。”




  “你若是不打算主动出来给我一个惊喜的话,我们还可以一直讲下去。”




  “本dio活了一百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无聊的人。”




  “本卡兹就姑且当成赞美收下了。”




——TBC(?)——


也许还会有个黄段子(?

七夕混更=w=

老早之前写的,lofter存档。

【桐真】乡村爱情故事

笑哭哈哈哈哈哈哈哈

鸣泣:

桐真乡村爱情故事


 


温馨提示:



  1. ooc ooc ooc


  2. 赌骰输了我是被逼的



 


“村长!隔壁卤蛋村的真岛又来找你对山歌啦!”


门被猛力地推开,直直地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而此刻坐在椅子上的桐生正准备端起水杯喝水,却由于惊吓导致满满一杯水洒了大半。


“……咳咳,你说什么?”


“真岛吾朗!卤蛋村的真岛吾朗又来找您对山歌了!他说您要是不去的话他就把村里所有猪的肠子都掏出来!”


“……”


 


说是对山歌,对于真岛来说倒不如说是扯开了嗓子嚎。身后一帮人再跟着敲锣打鼓的,在外乡人看来还以为是在杀猪。


“哟呀呀呀呀桐生酱!来对歌呀!”隔了两个山头就听到了那个刺耳的声音也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大概百八十个人,再加上伸直了胳膊努力向他挥的双手——瞬间脑补了真岛哥此时的表情后桐生想掉头就跑——当然不可能。


硬着头皮翻过了两个矮矮的山头,作为凉面村的村长,对山歌的本事怎么可能比不是那个区区真岛吾朗?!就算是为了凉面村的面子,就算输了——背锅的也一定要是他。


……果然是这样经典的表情,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跟去了,不愧是被称为“卤蛋之狂犬”的男人。西瓜盖的发型再搭配上他身上那件经典的蛇皮大棉袄,真是……帅炸了!


就算是“对家”,桐生也一直特别羡慕真岛的审美。自己每天穿着被副村长锦鲤吐槽“土掉渣”的橙白相间的大花袄,即便自己非常喜欢自己这一身搭配也常常因锦鲤的话让自己有一种“丢了凉面村的脸”的错觉。


 


“尼桑这次准备唱什么呢?”背锅之龙先发制人。


“《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换一首吧。”想起上次他们对这首歌时对方一开口就是“山丹丹那个开花哟红艳艳,小桐生领导咱们背黑锅”自己就——嗯。


“嗯……那《龙狗绵》?”


“嗯。”


“桐生酱先唱桐生酱先唱!”


“好。尼桑别跑调哦。”


 


清了清嗓子,仿佛扔掉了所有羞耻心一般。


“情深深来意浓浓,天涯何处不相逢。相逢知音遇知己,在我心中千金重。在我心中~千~金~重~~~”


“情深深来意浓浓,天涯何处不相逢。相逢只恨相识晚,只怕感情受捉弄。只怕感情~受~捉~弄~~~”


“山重重来水重重,天涯海角来相逢。高山流水找知音,苍山金花等阿狗。苍山金花~等~阿~狗~~~”


“山重重来水重重,天涯海角来相逢。妹是卤蛋对歌犬,哥是凉面浪蛟龙。哥是凉面~浪~蛟~龙~~~”


“……”等等,似乎又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呀!桐生酱!怎么停啦?忘词了嘛?”对方招摇地晃了晃手,带着蛇皮的大棉袄也跟着晃了晃。真好看啊。


“……”不,只是你又不小心唱出心声了吧喂!维持着凝重的表情,感觉即便再唱下去也只会更糟的桐生只得答了一声“嗯。”


“哟呀呀呀呀桐生酱输啦!哈哈哈我赢啦!嗯……这次什么惩罚呢?”


 


东城山最著名的村落有两个,一个是卤蛋村一个是凉面村,然而其中两人最为出名——卤蛋村的“卤蛋之狂犬”真岛吾朗以及凉面村的“背锅之龙”桐生一马。这俩人出名都是因为酷爱山歌,隔三差五就要对个山歌来比拼输赢,输的人就要接受惩罚。是的,虽然这只是真岛吾朗单方面定的规定。至于为什么?鬼知道。只是据卤蛋村副村长冴岛大河所说——真岛在第一次赢了之后抱着赢来的橙白条纹的奇怪的猪绕着卤蛋村跑了十圈。


 


“要不……桐生酱娶我吧!”


“?!”


 


几天之后,他们在每次对山歌的地方举行了婚礼。


伴娘是锦鲤,伴郎是冴岛大河。


他们在婚礼上决定把卤蛋村和凉面村合并,并改名卤面村。


 


从此,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Fin-


 

这肌肉!够我舔一年!


炎欠欠:

p1 在基友群里玩的一小时 题目是窒息(哦虽然我并没有选择真的让老二窒息而且也没一小时画完((ntm 画到一半低谷了不过总算是画完第二张有了图力就画完了(你

p2和a巨出去面基给a巨的 之前一个太太说的小鸟堆里的白西撒 虽然我知道我画得不太像小鸟(呸

p3和那个lof叫 Destruction Garden太太约的奶牛西撒(((虽说是奶牛但是感觉纯白的那种开胸的毛衣也很不错((嗯,,,(嗯()一点都不糟糕才不糟糕呢(x画得超草不敢爱特就这样吧(ntm 期待70太太的w

要去霓虹啦八天之内都不画画了(ntm

六代目的胸prpr


都督督嘟嘟嘟:

[翻译]六代目的忧郁 (下)  
  
承上  
真岛阿兄,你就是六代目忧郁的来源啦XDD
对话文字放在图片的叙述里,PC视图可见 


【斋冲】First Date

被小情侣闪瞎了(转身找墨镜

鸣泣:

【斋冲】First Date


 


温馨提示:


 



  1. 作者洁癖 不拆不逆 勿ky


  2. 糖 糖 和糖


  3. 共同创作 前半部分by@ 仝湮 后半部分是我 


  4. 很开心啦第一次两个人写文还难得的爆字数了(对于一个只写短篇的人来说)



 


秋日的某天。


四下的光线逐渐褪了下去、天边的云渗出残阳的红、远处候鸟的啼鸣敲打着耳膜。


这一切诉说着一天的终结、几乎每天虽都是这样的景色、但今天冲田却耐着性子把这傍晚的一切变化看了个真切。


 


他微微蹙眉,眯眼看着远处堕入天际的红日,倚在刻着【新选组屯所】几个大字的竖牌匾旁。


 


思绪牟然被藤堂那充满朝气的声音打断:“冲田队长~还不回去么?啊~今天的夕阳还真是好看呢……”


 


冲田随口答了一句:“是呢。”


 


藤堂又开口:“斋藤队长很快就出来了~”句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冲田。


 


冲田被藤堂的眼神瞧得有些不自在,脸上浮起了窘迫的红“知…知道啦”。


 


藤堂打趣地笑着问:“正式开始交往的感觉如何呀~冲~田~队~长~”冲田突然觉得这样八卦的藤堂像极了住在街角的三姑六婆。


 


“唔……”冲田挠着脑袋,不知如何作答,“就…就那样吧,话说你很吵诶、藤堂!”


 


“噗哈哈哈”藤堂脸上的笑意更盛了,还故意用手肘顶了顶冲田,“诶诶~具体到哪一步啦~Kiss上了没 ~?”


 


“唔……什…都说了就那样了!”冲田被问得有些窝火。


 


“诶诶~什么嘛~再具体一点哦!”藤堂不依不饶。


 


“啊啊啊!都说了就那样!”冲田快要炸毛了。


 


“你们说什么呢?”新八问着,从屯所走了出来,身后是冲田等待已久的斋藤,见到正在门口吵闹的两人开口道:“哟!尼桑,藤堂。”


 


“!……哦……没…没什么!”本来和藤堂吵闹的冲田见了斋藤就突然安静了下来,就像把刚刚的气都压了回去一般——现在的冲田脸有点红。


 


“诶、没事就好啦。”新八打着圆场,“藤堂走咯,说好要去骸街一趟,有几个脱逃的队士还等着我们去处理呢,刚刚土方先生给我说了一下。”说罢,新八揽过比自己矮一个头的藤堂,准备离开。


 


“哦、好的、那冲田队长~哪天有空再和我详细说说吧~”藤堂走了还不忘这事儿。


 


“鬼才要和你说!”冲田小声嘀咕着。


 


目送新、藤二人离开,斋藤开口:“尼桑、抱歉让你久等了呢。”斋藤转身看向身旁的人。


 


“……没…没有啦”冲田手不知该往哪摆,有些不自在地甩了甩手。


 


“哦、是吗?”斋藤突然抬手拂去了冲田耳侧的落叶残片——这动作吓了冲田一跳,冲田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大叫着弹开了。注意到冲田脸上颜色的变化,斋藤道:“啊、抱歉,尼桑的头发上粘了落叶”斋藤露出他习惯性的温柔笑容,“看来真的是让尼桑你久等了呢。”


 


“都说了没事啦……”冲田用手指搓了搓鼻尖,移开了目光,脸上的红色却还是没有褪减的意思。


 


“话说尼桑、你很热吗?”斋藤凑近看着冲田泛红的面颊,不解风情的问着。


 


“无路赛!”冲田推开了斋藤,“说好了,咳、今天开完会去喝一杯的可是你啊!”


 


“哦!嗯!走吧。”斋藤的声线在和冲田说话的时候软了很多。


 


“嗯……”


 


两人的第一次正式约会,是开始交往一周后,斋藤突然提出来的。本来冲田觉得两个大男人开始交往,也不可能像正常男女情侣那样你侬我侬,没事撒撒娇,一句“讨厌~”都能甜到腻出糖。


所以从两人相互告白的那天起,不,准确地说是自从他冠上冲田总司这个名字,直到喜欢上这个看似木讷的斋藤或是龙马——什么都好——他就不曾奢求过那种爱情。他要的不过是两个人,一起挥洒着汗水、吃着同一锅饭、彼此坦诚相见、在相互揍架的末尾给彼此来一个讲和的拥抱就够啦,想想他冲田要求的还真不多。


所以刚刚他才会被被藤堂问住了,没有约会、没有牵手、没有接吻、没有Sex。这种纯情到炸天的交往方式,要是说了出去,藤堂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自己,冲田还真的不敢想象。


但是话虽这么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儿,这话不假。作为对象的斋藤好像也没要求过什么,感觉也没有主动过什么似的,只是改口叫了他“尼桑”,以及投向冲田的目光和语气都柔和了很多。


嗯、想想到也算是屈指可数的改变之一了呢。但龙马无欲无求的这一点,让冲田微微有那么一点不爽。反过来想,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再看看斋藤那种天然的愣头青属性,也不好再开口所求些什么。


 


说不奢求都是骗人骗自己的。


那天斋藤突然开口提出约会的时候,冲田心里还是又惊又喜的。


“好……好呀!”冲田露齿笑着应道,自打那天开始,直到今天为止,不多不少约摸五六七八天,冲田的心情都好到不行。


 


队士甲:“哦哦!冲田队长今天好开心的样子呢~”。


队士乙:“谁说不是呢,满面春风呢!”


队士丁:“完全不是狂犬了呢,完全是一副宠物犬在摇尾巴的状态!”


队士戊:“啊啊~仔细看看还有点可爱~”


 


前往斋藤推荐的居酒屋的一路上,冲田都因为太紧张,一直都与斋藤保持着小半步远的距离,稍稍落后于他,晚风吹过,前面的男人身上传来皂角的清香,那是斋藤特有的味道,不禁让冲田どきどき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一路上也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日常。


 


“街角的那家就是了,尼桑。”斋藤侧头,刻意配合着冲田的步子,消去了两人之间一直都存在的那半步距离。


 


“哦,好呀!”随着斋藤走进了一家名为【極樂】的居酒屋。


 


“哦!斋藤君!来了嘛!”斋藤刚掀开门帘,老板的招呼声就传来,看来还真是熟客呢,冲田忖道。


 


“哦!老爹,和往常一样,但是要两人份。”斋藤熟络的点了菜,“坐这边,尼桑。”还不忘照顾冲田坐下。


 


“嗯。”冲田在斋藤身侧坐下,“这里的下酒菜很正的呢,尼桑快尝尝。”斋藤把老板端出的炖菜往冲田面前推了推,“还有这个芋头的烧酒,也是难得的好味呢,不比土佐的差哦!”斋藤倒了一杯,递给冲田,“试一试你就知道啦,我觉得尼桑你肯定会喜欢的。”斋藤满脸浮着温和的笑意。


 


“诶、难得看到斋藤君这么亚撒西哦~”老板故意打趣。


 


“老爹,你说笑了。”斋藤应道。


 


“……”冲田意外的安静,或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缘由,又或是他第一次到斋藤常去的地方,见识到他平日里相处的人,这样的感受是他不曾有过的。


喝了一口斋藤斟满的酒,说不出的暖意夹着芋头的香甜味,先在味蕾中蔓延开,随着吞咽,酒精融进血液,再由心脏压泵,暖热很快遍及了全身,驱走了入夜的寒意,让人说不出的惬意。原来他喜欢这样的酒嘛,自己平日里偏好的是那种激烈口感的酒类,那种热辣的刺激和今天的芋头酒截然不同。


其实想想,这芋头酒和斋藤给自己的感觉反倒有些类似。虽说有些温吞,但确实温暖着冲田。


 


“尼桑,别光喝酒,吃点菜。”斋藤见冲田闷声喝了好几杯,开口道,“这样很容易醉的哦。”


 


“哦……唔,味道蛮不错的,不知不觉喝得有些入迷了,抱歉。”冲田说了实话。


 


“哈哈,尼桑喜欢就好。”斋藤爽朗地笑着。


 


冲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炖菜,放进嘴里。“唔!不错!”卤汁完全浸透到食材之中,浓厚的酱汁咸淡适中,突出了食材的鲜美,嚼在嘴里细细品味,满口溢香,让人不禁还想再吃一块。


 


斋藤一脸满足地看着冲田,“诶,哈吉咩酱,你也吃啊!”冲田被人盯得有些害羞。


 


“哦、好。”斋藤也开动起来。


 


两人有说有笑,和平日里差不多,聊着队里的事情,斋藤听着冲田吐槽土方在工作上严苛的法规,笑得一脸包容。


 


“哈哈哈,以前没发觉,尼桑还这么可爱啊~哈哈哈!”斋藤笑着。


 


“…………!”冲田被这突如其来的赞扬搞得措手不及,赶紧错开了视线,用酒杯挡住脸,:“啊…哪有……”


 


“哈哈哈…”斋藤完全没觉察到冲田的害羞,“尼桑,还要吃点什么吗?”


 


“嗯……不、不用了,吃饱了。”冲田暗忖,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斋藤平日里的笑颜现在在他的眼里,衬着橘色的灯光,苏到不行。


 


“哦那就好,老爹,结账。”斋藤从怀里掏出钱币。


 


“对了,尼桑,一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听说今晚在【伏见一番街】那边有庙会哦,我们去看看吧。”斋藤开口。


 


“诶?哦……好。”冲田想到自己还穿着沾血的浅葱色队服,“呃……但我的衣服……”


 


“没事,我先陪你去买一件浴衣吧。”斋藤答道。


 


“唔……呃…好吧。”冲田看着斋藤的脸,没法拒绝。


 


走出居酒屋,夜里的寒意更甚了,裸露着肚子的冲田虽然喝了不少酒,不禁打了个寒噤。


 


“我们先去买了浴衣再去庙会吧,尼桑。”斋藤语毕,一脸正经地,牵住了冲田摆在身侧的右手,“唔……尼桑你的指尖有点凉哦。”突然抓过冲田的另一只手,让他还没来得急做出脸红之外的反应的时候,他已经握住他的双手,送到嘴边,哈了一口气,“这样可以缓解一下、快要入秋了,尼桑你应该多穿一点啊。”


 


冲田完全没有听到斋藤的叮嘱,脑子里都是“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不停地爆炸着,旋转着。


 


“尼桑?没事吧?醉了吗?”斋藤终于注意到了冲田的异常,抽出一只手,拂过冲田的面颊。


 


“唔!没!没呀!”冲田吓了一跳,赶紧抽回了自己被握着的手。“快!快去买浴衣啦!再晚庙会就要结束啦!”侧过脸,不敢去看斋藤的目光。


 


“哦!好的,没想到尼桑还蛮喜欢庙会的?我还怕你会嫌弃呢。”斋藤自嘲似地笑笑,“那就走吧~尼桑。”


 


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不免有些扎眼,特别是这两个人都穿着新选组的队长羽织,其中一人还是因常年的战斗导致羽织溅满鲜血而显现出灰红色的——冲田总司。


 


好似是自觉一般,周围的平民百姓自动让出一条道让两人通过,露出惊畏又深恶痛绝的目光。“切……麻烦死了。”冲田把两只胳膊交叉起来插进袖子里,即便是早已习惯这种情况但这次斋藤在自己身边未免还是有些不耐烦。这种可能会被斋藤嫌弃的感觉真是差劲爆了啊,还非要在他们的“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一群渣滓……”自从几年前和近藤局长一同看着新选组的建立、扩大,早早地背负上了“一番队队长”这个名号,好打斗、再加上杀人无数,他在外人看来就成了彻彻底底的杀人魔——即便他就是。嘛,他这种人也肯定没几个平民愿意靠近啦。所以几天前斋藤向自己表白的时候自己也是又惊又喜,本以为单向的眷恋有了回报一般。


 


“尼桑……”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不耐与周围人的反应,长时间的相处也让他迅速明白了人们为什么会躲开。叹了口气,既然双向恋慕似乎就应该负起责任来。有些蛮横地抓住了身后那人的手,不顾那人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害羞的表情直直地加快了步伐。“不用在意这些的。相比之下,快点去选浴衣吧。”


 


“啊。”手在大街上被抓住让他觉得十分害羞,可周围全是百姓又让他无法去表达他的情感,只得低下了头。嘛、第二次牵手?虽说没了第一次的窘迫和惊吓,害羞这种在外人看来完全与他不沾边的东西还是有的。啊啊啊,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什么的,自己真的是没奢望过。他轻轻回握住那只因长期握刀而满是薄茧的手,第一次认认真真地体会对方掌心的温度,随着走路的动作而有了轻微的摩擦——一直蔓延到心脏。


 


——真的,很温暖呢。哈吉咩酱。


 


心里七想八想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浴衣店,为了避免冲突还是先听斋藤的话把脏兮兮的队长羽织脱了下来让斋藤收好。本来由于是第一次约会的缘故,想让对方给自己挑选浴衣,但看到对方皱着眉毛(好像)很认真地乱七八糟乱挑一气甚至拿了件粉红色上面绘着牡丹的浴衣给自己时,他还是叹了口气,打消了这个想法。本来以为是一个又正经又强大的男人,没想到还真是……嗯……可怕?尤其是审美方面。


 


哼着小曲儿,撇了撇嘴,让斋藤乖乖地在浴衣店外等自己免得又为自己提出一些千奇百怪的建议,凭着喜好挑了件褐色为底色又镶了黑边花纹是蛇纹的浴衣,几乎是蹦跶着地跑去结账——啊,不知道哈吉咩酱看到之后会怎么想!一定会赞叹外加佩服一下我的审美吧!掏出把铜钱结了账,迅速换好了浴衣走到门口,看到那个令自己舒心的背影后轻轻舒了口气。


 


“哈吉咩酱……还真是一本正经啊。”他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但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哈吉咩酱,你的浴衣呢?”光顾着给自己挑了,却由于第一次约会紧(害)张(羞)的缘故而忘了他。


“啊,尼桑,你选好了?”对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我早就准备好了。”


“什么嘛,准备好了啊。”咬咬下嘴唇看着对方从怀里掏出一件……嗯……枫红色上面有镶着白边的枫叶花纹的浴衣,冲田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嗯……哈吉咩酱啊,你真的打算穿这件?”


“怎么了 吗?”


“太、太、太丑了啊!大男人的穿件这么女性化的浴衣算什么啦!你过来我给你重新挑!”


“啊,很丑吗。”一本正经,只是剑眉之间的结几乎拧成了疙瘩。


 


……很丑很丑非常丑简直丑到不能再丑了,但脑补起斋藤穿这件浴衣的模样也令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后面把男人推进浴衣店,捏着下巴浏览着一排排的浴衣,“嗯……哈吉咩酱果然还是适合成熟一点的浴衣啊,这件如何?”他拿起一件黑色上面绣着银色水波纹的浴衣,展开来在他身上比划。


“……”而对方并没有言语。


“哈吉咩酱?”手掌在斋藤面前摆了摆。


“啊,尼桑选吧。”没想到自己竟然看冲田看呆了……褐色和蛇纹简直就是绝配,微开的领口露出男人精炼的锁骨,有些宽大的衣服更是勾勒出了那人精瘦的身材。和在新选组里看到的冲田完全不同的感觉,少了几分锐气,添了几点柔和。


 


“哈?我还以为你站着睡着了呢!还在想哈吉咩酱怎么睁着眼睛睡觉!嗯这件果然有点太暗了了呢。”他四周环顾着,“这件吧!”他双手展平一件浅蓝色镶深蓝边花纹是龙鳞纹的浴衣,在斋藤身上比划了比划,“就这件了!”


 


……果然不错,看上去就很适合自己的样子。他瞥了瞥自己手中的枫红色浴衣,嫌弃地看了看。自己和冲田的审美好像真的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呢。啊不过,有尼桑这样的恋人的话,以后(似乎)也什么都不用愁了。


 


他结了账,迅速换好了浴衣:“走吧,尼桑。”


 


一排排的灯笼挂满了整个伏见一番街,让星海都显得黯淡无光。两边的商铺卖着各种各样只有在祭典上才能看到的东西,一条街上熙熙攘攘,不免繁华。


 


“尼桑,街上人多,小心别走丢了。”


“谁会啦?!”


突然袭来的手搂住了自己的肩膀,免得自己在拥挤的人群中与他走散,“看着点路。”


“啊,啊。哦……”冲田低下头,以遮掩自己羞红了的脸。肩抵在那人的胸膛上,隔着衣物能感受到炽热的体温。什么嘛,突然搂住什么的,任谁都会害羞的吧。


 


“尼桑冷不冷?”斋藤低了低头,温声问道。


“不冷啦,芋头烧酒真的很暖胃诶有机会真应该去再买几罐犒劳犒劳队士……嗯。”


“那么好喝?”斋藤笑道。


“诶我这是夸奖诶!平时喝的酒都太烈了免得大夫又唠叨什么什么的啊真是麻烦死了!”


“这样啊。”斋藤四周环顾着,听着真岛继续抱怨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情,偶尔跟着吐槽几句,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害得一直低着头走路的冲田直接撞到了他的背上。


“啊痛……怎么啦哈吉咩酱?”抬起头来,脸上的红晕虽然已经退去了大半还是有浅浅的红,眼里的男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很厉害的东西一般眼中折射出坚毅的光——


 


——“尼桑,要不要买个面具?”


“哈?”


 


他们现在站在一家卖面具的店铺前,旁边还有捞金鱼和卖苹果糖的商铺。一排排的架子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在灯火的照耀下显得尤其逼真而妖媚,也难怪哈吉咩酱会被吸引吧。


 


“想买就买呗哈吉咩酱想要什么样子的?”


“……”我审美水平低你帮我挑。


“不说话就随便帮你选了哦?”似乎是看穿了斋藤的心思,抓抓脑袋在一排一排的面具前徘徊。果然面具什么的狐狸面具才是主流啊,微黄的灯光打在面具高高勾起的嘴角上显现出魅惑的润泽。“就这个吧。”画工精细,从上往下蔓延的蓝色藤萝正好搭配了蓝色的浴衣。


斋藤接过面具斜戴在脸上:“如何?”


“扑哧,”冲田被逗乐了,“很配呢。”


“尼桑不要来一个吗?”


“不知道选什么呢……感觉狐狸面具不太适合我呢。”冲田皱了皱眉。


“这个如何?”斋藤弯腰从最下面一排的架子上拿起一个面具递给冲田看。


“般若啊……不错!就这个了!”付了钱,和斋藤一样把面具斜挂在头上,“哈吉咩酱的审美有提高嘛。”


“……烟火快开始了,去占个好点的地方吧。”虽是对于对方的“夸奖”有些无奈,还是宠溺地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两人并肩穿过人潮涌动的祭典,向烟花的最佳观赏地点走去。


 


极远的天边绽放出花火,仿佛是在银河上方;但不知为何他又觉得很近,仿佛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他不自觉地微微抬起了小臂,看着洋洋洒洒的红色火花在空中焚烧殆尽,坠落的瞬间化为繁星与夜空融为一体。一枚接着一枚,仿佛前仆后继,又震慑人心。


 


那景色就这样撞入他的眼帘,烟火跃起的“噗噗”声和人潮的感叹仿佛已经不用在意。就像是为他精心排演的舞台剧,眼见才是至美。红色啊,自己见过的红色无非就是火、灯笼与鲜血,如此精美的花火还是第一次见。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颜色?他如是想着。血液在体内循环,随着心脏有力的跳动而流动。


 


“尼桑这是第一次来祭典吧。”掌心传来熟悉的温暖,而这次他不想再次害羞地逃开。


 


“是的呢。”他的身后是绽放的红梅与椿花,仿佛想要燃烧一切,却在迎接了初冬的寒意后飘零入土,好似下一秒就会迎接末路,又好似下一秒就是永生——就如那不知名乐章的不知名序曲。


 


“嘭嘭!”


 


握着自己的手的那只手紧了紧,又突然一个狠拽,让他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眼前跳跃的红色流光模糊成了夜色。他看到初见时那个魁梧的男人被自己压在身下打成平手,看到刚入队时自己的不甘以至于不愿意给他让座时他眼中的包容与无奈,看到一起出任务时两人合作得有多么默契,并肩浴血时的畅快与安心。而此时他们就像大街上那些真真正正的男女情侣一样彼此相拥,感受对方的心跳,不免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就像是偷尝禁忌之果的孩子,即便他们深知相爱彼此。


他用自己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两人脸上都没什么大的波澜可心跳却都杂乱无章,快得可怕。真是不诚实啊,哈吉咩酱。


 


今晚的主角是他们两人,星空是幕布,烟火是陪衬。他把头埋进那人的颈窝,以遮掩自己微红的面颊。


“诶呀哈吉咩酱,大庭广众之下的……”


“哦?尼桑害羞了?”


“哈?我、我才没有呐!你看你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


“谁的心跳不是扑通扑通的。”


“我是说快!”


对方没了应答,只是收紧了抱着他的手臂。


耳中残余着烟火的“嘭嘭”声。


 


“真漂亮啊,哈吉咩酱。”


“啊。”


“明年,再一起来吧。”


“尼桑想来的话,会陪你的。”


 


他们彼此相拥,微阖上眼,嘴角勾起笑意,让漫天的繁星与烟火的余烬来装点第一天的最后落幕。他们内心都明白,那诺言,会守护他们永生。


烟火似乎是结束了。连同最后一点鲜红也被夜色抹去。


 


不过谁在意呢,明年一定还会有更美的花火来装点初冬的初恋吧。


 


-Fin-

卡兹!!!!!


烟月可知人事改:

UP主:啊疯掉了:sm25175549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就去搬了,笑点满满。混部注意。侵删致歉。素敵な企画立ち上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この動画はジョジョTV企画参加作品です。企画概要はこちら→ar5464


PTA三人组真是ww 看见Dio様和BOSS一脸老妈子式的忧愁,倍感愉悦~

 @DR.H的生物研究室大厅 快来看英俊的卡兹大大!

【……平时叫多了锤锤,一下子居然想不起来ID是什么_(:з」∠)_】

啊啊啊柱人啾可爱


c⌒っ.ω.)天然组的攻略だよ:

谢谢之前给我留言的小伙伴们,你们都是天使啊啊啊啊啊,都过来让我嘴个333333



这次一共6p,p1和后面的图完全没有关联(只是想画❀,)后面画的幼承不造有没ooc(多包涵


这一部分大概是饮食篇?每页分镜之间好像还是不太连贯(手残跪。这次粗线的角色目测以后还会再登场吧(前提是不坑)